国家民委政府网 >> 专题集萃
第四届全国少数民族汇演
 
首页
  >  专题集粹  >  繁荣发展  >  第五届少数民族文艺会演  >  媒体聚焦  >  文艺评论

不一样的青春和戏剧——观话剧《遥远有多远》有感

发布日期:2016-09-02浏览次数: 来源: 中国民族报 字号:[ ]

  我去过两次新疆。当飞机的影子映在茫茫戈壁,像一只悬浮的风筝时,我知道了,新疆有多远。《遥远有多远》,这是一个颇具哲学意味和让人充满期待的剧名。观剧后,我似乎听到了那久违的、不一样的青春敲门声。

  不一样的烦恼

  这是一部充满仪式感的青春励志剧。

  一群新疆孩子带着激动和不安从遥远中走来。广东,这个不一样的生活舞台,将成为他们新的青春驿站。

  感性、冲动、友善、固执。对未来充满向往,对未知充满怀疑。不同的地域、文化和家庭,造成了他们对理想和事物不同的判断与认知,引发了他们心灵的碰撞和情感的磨擦。这些丰富而活跃的戏剧因子,都将集中在一个由新疆和广东的孩子组成的“混合高9班”(内高班)里发酵与裂变,生根与开花。

  内高班,全称为内地高中班。其目的是使新疆少数民族学生在内地接受更好的高中教育,是一个“国家行动”。

  剧中展现了所有与“国家行动”相关的人们付出的心血和汗水。编导们精选了一些真实的故事,在人与人之间搭起了一座沟通的桥梁。遥远有多远,这座情感的桥梁就有多长。

  与青春对话,你得足够真诚;引领青春,你得与时俱进。陈老师,剧中那个帅气且率性的中年男人,就是这样一个人。他自言自语:“只要心打开了、贴近了,无论时间还是距离,都无法束缚我们的理想和希望。”他是这样说的,更是这样做的。一样的青春,不一样的烦恼。但正因为不一样的教育,才绽放出不一样的生命和思想的花朵。

  剧中,一位曾经也是陈老师内高班的学生,现在已经成为新疆孩子们的带队女老师,在剧终时向陈老师交了一篇作文:“遥远并不远。我们这些从新疆来的孩子,在内高班经历了文化的碰撞、思想的更新、品格的煅造。我们走进大学,走向社会,忽然发现,那个遥远的距离不见了,什么时候消失的,怎么消失的,我都不知道。”

  她们身在其中可能不知道,但作为“旁观者”,我知道了,那个遥远的距离,就是在她们与无数像陈老师这样的人彼此交换了心灵与青春的时候渐渐消失的。

  不一样的好看

  这是一部感人的话剧,一部草原与海江对话的话剧。

  这部戏的感人,表现在编者以平实的态度和角度深入揭示出新疆孩子独特的性格和青春的际遇。这部戏以浓厚的纪实风格让人为之砰然心动。那一串串感人的故事,就像铺在一条小路上的石子,虽然坚硬,却能带领你走向柔软的远方。

  这部戏的好看,还包括音乐的好听和演员的英俊与靓丽。为了保证音乐品质,剧组力邀到新疆音乐家协会主席、新疆歌剧团团长、作曲兼指挥家努斯来提·瓦吉丁出任音乐总监。戏里同时也有广东音乐的呈现。当美妙的《月光光》从一个新疆女孩嘴里哼出来,是何等令人怀想。

  一部话剧的好看,无论歌舞诗画,都应当是紧贴着话剧属性的地面,自然而然生发出来的植被,就像草原上的花花草草一样,自然,才好看。

  不一样的思考

  有些戏剧只负责营造提炼哲理的空间,故事则由观众填写;有些戏剧只负责讲故事,哲理则由观众提炼。而这部戏,较好地把两者结合了起来。

  看这部戏时,我下意识地想起哈姆雷特那句经典台词:“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问题。”面对这个问题,广东省话剧院把这部戏作为一个支点,作为自身改革发展路上一个闪光的足迹。

  面对无情的市场,生存还是毁灭,是每一个戏剧人不得不思考的问题。但“市场”是个宽泛的概念,它既指票房,也指戏剧的传播效应所能抵达的宽度和力度。思想和理想,也是讲价值考量的,凡是有价值的东西,都离不开市场。

  这部戏的编导们在回答“遥远有多远”这个青春命题时,也在以探索和实践缩短着艺术与市场的距离。

  细心的观众会发现,《遥远有多远》被标识为“青春话剧”。我相信,这不是一个简单的标签,而是作品的市场定位。这可以看做一种有意识地在话剧生产中进行剧目类型化管理的尝试。

  《遥远有多远》,既是一曲民族团结的赞歌,也是一首青春励志的散文诗;既是一次“国家行动”的纪实,也是一代师生及其家人永恒的铭记。

  遥远有多远——我想,在广东省话剧院这些虔诚的跋涉者们脚下,遥远一定不远。他们的舞台也一定会天蓝蓝、海蓝蓝,像草原一样宽广。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