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民委政府网 >> 专题集萃
第四届全国少数民族汇演
 
首页
  >  专题集粹  >  繁荣发展  >  第五届少数民族文艺会演  >  媒体聚焦  >  文艺评论

“诚”与“情”灌溉出的民族艺术之花——观中国朝鲜族原创舞剧《阿里郎花》

发布日期:2016-08-31浏览次数: 来源: 中国民族报 字号:[ ]

  《阿里郎花》自创作伊始,理念便先声夺人,创新、开放、共享,哪一点都绝非说说而已。而今成品呈现于世人面前,技术上的创新自不待言,至于“开放”与“共享”,假使有人觉得这只是官样文章,那可就是低估了《阿里郎花》的志气。

  《阿里郎花》含序幕与尾声共6幕,各幕以色彩为题,以色传香,既讲述了男女主角的爱情与艺术之心自初诞到成熟盛放的美妙过程,也展示了“阿里郎花”千年传衍、不凋不灭的灿烂光华。

  自意象而论,以花喻人古已有之,但“阿里郎花”却并非现实中存在的花卉。《阿里郎》本是朝鲜族最具代表性的民歌,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口头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不论在世界哪个角落,一唱《阿里郎》,便知是朝鲜族。”

  《阿里郎花》是歌之花、舞之花,亦是情之花和魂之花。花开不败,馨香彻骨,只因深情不灭。从艺,谈情,最应奉行的无外乎一个“诚”字。

  《阿里郎花》之“诚”,在于对最纯正的朝鲜族歌舞艺术的坚持与锤炼。延边歌舞团舞剧创作团队堪称中国朝鲜族最具实力的原创班底,从剧本编辑、艺术总监到总导演,均是国内顶尖的朝鲜族艺术家,每一位创作者血脉中流淌的都是最纯正的“阿里郎花”精神。三年磨练,多方修改,诗情画意全部融入创作之中,每一处细节都打磨到极致,最终在舞台上展示给观众的就是一朵极尽华美、纯粹而坚定的民族艺术之花。

  《阿里郎花》之“情”,在于戏中描述的爱情和“舞情”,以及戏外朝鲜族歌舞艺术家们对这部民族舞剧倾入的至诚深情。

  从小处论,《阿里郎花》讲述了一对朝鲜族恋人相爱与离别的爱情传奇。顺姬和光哲,两个再普通不过的朝鲜族名字,一对再寻常不过的朝鲜族恋人。一如所有能歌善舞的朝鲜族少男少女一样,因舞结缘,相爱婚娶。不一样的是时代。在战火硝烟的时代里,他们分离却再未相会。然而这并非是何等惊天动地的传奇。

  特别的是顺姬在做的事,是故事里一对主角爱恋和纪念彼此的方式。当代观众早已被丰沛的文化艺术资源养刁了胃口,在技艺精湛的舞蹈表演之外,观众更期待看到的是角色可以跳出套路的囹圄,做些不一样的事,“少一点套路,多一点真诚”。

  而无论是时代,还是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对艺术家、对艺术作品都提出了更高也是更具时代意义的要求——讲故事,讲“人”的故事,从最真实的人性出发,创作最鲜活生动、能彰显人性和民族精神的民族舞剧。

  《阿里郎花》恰恰做到了这一点。它讲述少年的成长、情感的萌生,讲述不可弥补的痛楚、不能回头的绝望。这不正是最真实的吗?《阿里郎花》里有着朝鲜族白衣男儿面对家国沦陷时发出的怒吼,有着以舞为魂的朝鲜族女子在哭泣与留恋过后毅然决然重新舞出的清脆鼓声。

  所有的角色都只是“人”,在做“人”才能做出的选择,有着“人”才有的细腻纠结和忐忑不安。在这一点上,《阿里郎花》做得十分到位,特别是在舞剧第四幕《金色馨香》的“明月仙鹤传情”部分中,堪称舞蹈技巧、舞台美术设计、舞剧感情三者的完美结合。女主角梦中思君,男主角鹤舞而归又化鹤而去,翩翩白衣一跃幻为白鹤,绕梁低唳,恋恋不舍,终于烟消云散。一段纯正的朝鲜族鹤舞表演翩若惊鸿,而男主角为眠于长鼓的女主角盖衣那一幕,更是情深无限。超越了时空与地域的告白,是歌舞之美与爱情之美合二为一后对全人类的告白。

  从大处论,《阿里郎花》之深情,在于真切描述了朝鲜族人民对于民族舞蹈的衷心爱恋,乃至魂魄相随,花开不败。

  《阿里郎花》在第三幕《白色馨香》中鲜活生动地描绘出朝鲜族少男少女自幼便开始学习民族舞蹈的过程,教师自迈步开始规范,每一分每一寸的教与学都极尽精细郑重,充分展示了朝鲜族舞蹈艺术系统的传承和发展,以及在发展过程中逐渐形成的特有的乐观、真实、朴素的审美特质。

  自古以来,一代又一代的朝鲜族舞蹈家将深情寄予舞蹈,将那份根植于血脉中的使命感与责任感贯彻始终。即便在世界范围内,我国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的朝鲜族歌舞传承也是一流的。由此不禁令人想到唐代传奇小说《离魂记》中在描述一对年轻恋人的深情时,曾让女主角倩娘这样表白:“知君深情不易,思将杀身奉报。”《阿里郎花》中表现的朝鲜族艺术家对舞蹈的深情,岂非真正意义上的“深情不易”?

  既深情不易,必万古长青。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