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民委政府网 >> 专题集萃
第四届全国少数民族汇演
 
首页
  >  专题集粹  >  繁荣发展  >  第五届少数民族文艺会演  >  媒体聚焦  >  文艺评论

一幅壮丽的历史画卷 一曲民族团结的颂歌——感受河北梆子《六世班禅》的魅力

发布日期:2016-08-29浏览次数: 来源: 中国民族报 字号:[ ]

六世班禅为乾隆皇帝拜谒祝寿时的场面。

六世班禅为农牧民摸顶祈福。

  这是一部诗情洋溢的历史剧作,一幅壮丽的历史画卷,更是一曲歌颂民族团结的赞歌。

  由河北省代表团选送、河北省河北梆子剧院演出的新编历史剧河北梆子《六世班禅》,给人感触最深的就是恢弘大气、生动感人。以六世班禅额尔德尼为题材进行戏剧创作,弘扬了民族大团结的爱国主义精神。

  《六世班禅》所描绘的是中华民族关系史上激动人心的一页:为庆祝清朝乾隆皇帝七十寿辰,六世班禅大师在乾隆四十四年(1779年)七月从后藏扎什伦布寺启程,翻越皑皑雪山,走过茫茫草原,穿过浩瀚沙漠,渡过汹涌黄河,历时一年有余,行程两万余里,终于到达热河(今河北承德)避暑山庄。这是一次不平凡的旅程,六世班禅大师一行历尽艰辛,三千随行僧俗在路上折损大半。班禅大师本人也因感染天花,在觐见乾隆帝后不久圆寂于北京。

  剧中着重塑造了两个人物,一个是六世班禅额尔德尼,一个是乾隆皇帝。作品描绘了班禅大师东行路上的坎坷与乾隆皇帝在避暑山庄对班禅大师到来的期待。他们期待会见的共同心愿,生动展现了藏族人民同中原大地自古以来浓厚的血肉之情。

  《六世班禅》是以男声演唱为主的剧目。乾隆皇帝和六世班禅大师两个角色在唱腔、唱词、句格上都有突破,行腔亦有创新。饰演乾隆皇帝的刘凤岭和饰演六世班禅大师的邱瑞德都是唱功过硬的演员,也都是中国戏剧梅花奖得主。刘凤岭的唱段虽然不多,但唱出了乾隆皇帝的大度和潇洒。邱瑞德的唱腔从容稳重,唱出了六世班禅大师的沉稳虔诚。

  剧中,有两个场景颇具视觉冲击力。

  一个是表现六世班禅额尔德尼准备渡过雅鲁藏布江前往中原的告别启程。雪山皑皑,江水奔流。僧俗众生有的摇着转经筒,默默地诵经祈祷;有的三步一叩,五体投地,磕着长头为班禅大师送行。启程前,班禅大师从罗卜堪布的手中接过盛满雅鲁藏布江碧绿江水的罐子。“一罐江水,一捧甘露,雪域的情,僧俗的心,大江注定东流去,千里万里一脉魂。”在雄浑的合唱声中,鼓声大作,法号长鸣,班禅大师开启了万里东行。

  另一个场景是第三场,班禅大师来到黄河岸边。黄河之畔,惊涛拍岸,奔腾汹涌。班禅大师望着滚滚的黄河流水,心潮澎湃,充满深情地演唱了一段成套唱腔:“好一派泱泱黄河……不到黄河心不死,来到黄河,方知皇天后土大中原。雪山消融的冰水,流淌在神州大地。卫藏僧俗的虔诚,融入黄河的血脉和肝胆。五千年的文明,有雪域的灿烂。五千年的浩瀚,有雪域的积淀。”班禅大师从罗卜堪布手中接过水罐,伴着幕后“几千年是一条河,几千年后是一条河。你从源头来,川流不息,波澜壮阔”的歌声,高举水罐,把雅鲁藏布江水倒入黄河。场景大气感人,令人神往。

  《六世班禅》在艺术上也有不少特点。作为板式变化体的声腔剧种,传统河北梆子的唱词是齐言体的上下句结构,或用七字句,或用十字句,整整齐齐。而《六世班禅》的唱句用的却是近似现代新诗的句法,长长短短,略有韵脚。这种比较自由的句式给音乐设计者出了个不大不小的难题。幸运的是,音乐家们成功地为长长短短的文句谱出了河北梆子的旋律,很多唱段十分感人。如班禅大师面对黄河的汹涌浪潮的那一大段演唱,可以说是成功的“黄河咏叹调”。

  《六世班禅》的成功是多方面的。不过,像所有新剧作一样,观众在欣赏和赞美的同时也抱有更高的期待。如何更充分地发挥戏曲艺术的优势,把剧中人物的内心世界更加细腻地表现出来?如何更好地发挥河北梆子唱腔的优势,给剧中人物设计出更多激越澎湃的唱段?这些,都需要艺术家们进一步探索和锤炼。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