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民委政府网 >> 专题集萃
首页
> 专题集粹 > 专项工作 > 国家民委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 > 成果交流

关于运用群众工作方法做好民族工作的思考

发布日期:2013-08-14浏览次数: 来源: 中国民族报 字号:[ ]

  编者按:7月11日至15日,全国政协副主席、国家民委主任王正伟同志带领调研组赴辽宁、吉林,围绕如何坚持群众观点、走好群众路线,做好新形势下的民族工作,进行专题调研,形成了这个报告。中国民族报特予刊发,供大家参考。

  坚持群众观点、走好群众路线,是我们党进行民族工作的根本方法。这次调研,就是践行群众路线、做好民族工作的有益实践。调研组深入两省民族地区,就民族工作中一些现实问题进行考察,提出了建设性的思考和建议,如加快民族地区发展,要充分考虑民生、特色和生态三大要素;搞好民族大团结,要重在平时、抓在平常,重在交心、以心换心;提高“四个认同”宣传教育的实效,要换位思考、把握心理;对待少数民族干部,要重用,要厚待,要宽容;要切实提高认识,有针对性地做好双语教学工作等,这些认识对于我们深入思考有关问题,做好新形势下的民族工作,无疑具有启迪作用。

  当前,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正在深入开展。坚持群众观点,走好群众路线,做好民族工作,是我们党一以贯之的好传统、好做法。新的形势下,怎样让这个好办法在民族工作中发挥新作用?带着这个问题,我们先后来到辽宁省的新宾、桓仁两个满族自治县和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深入企业、口岸、社区,走访了特色村寨、移民新村,考察了学校和文化单位。经过与基层干部群众零距离接触、面对面座谈,结合调研中发现的问题,我们作了一些思考。

  一、民族地区加快发展,要着眼各族群众的所思所盼和切实利益,充分考虑民生、特色和生态三大因素,因地制宜搞好资源、旅游和生态优势产业。

  辽宁桓仁县利用地理优势发展冰葡萄酒产业,实现了种植、加工、销售、旅游一体化,产量已占世界40%。2012年该县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5000元,增长116%,农民人均纯收入9633元,增长114%。延边州的安图县,依托长白山大力发展文化旅游,如红旗朝鲜族民俗村去年旅游和餐饮服务收入350万元,人均11000元,占到该村全年收入的三分之一。“衣食足而知荣辱,仓廪实而知礼节”。各族群众最盼的,是增加收入、改善生活,过上好日子。这两个地方的发展成果,直接体现在老百姓的钱袋子里、笑脸上,体现在安定和谐的社会生活中,成为通过发展让各族群众得实惠的典型例子。

  民族地区加快发展,最终还是靠项目、靠产业,但应考虑三个因素:民生因素,特别是群众就业和收入问题;特色因素,民族地区自然和矿产资源优势突出;生态因素,民族地区是大江大河源头,但大部分又生态脆弱。为此,民族地区上项目、搞产业,重点应放在三个方面:一是发展污染小或无污染的优势资源产业。但目前一些民族地区引进东部淘汰的高污染产业,造成了生态破坏,应引起重视。二是发展旅游产业。民族地区自然风光优美、民族特色浓郁,旅游发展潜力大,应充分挖掘,推动集群发展。三是发展生态产业。我国25个限制开发的国家生态功能区,23个在民族地区,同时民族地区还有大量自然保护区。一些适宜的地方可因地制宜搞一些生态产业,这既可保护生态,又增加群众收入。“乐民之乐者,民亦乐其乐;忧民之忧者,民亦忧其忧。”让各族群众受惠的发展,才能产生更大的政治和社会效益。

  二、搞好民族大团结,要从各族群众便于接受、易于接受的角度出发,重在平时、抓在平常,重在交心、以心换心,最大程度地依靠和通过群众做好群众工作。

  我们在辽宁的两个自治县、吉林的延边州了解到,当地虽然少数民族人口多、比例高,如新宾满族人口占比超过70%,延边朝鲜族人口近40%,但几十年来各民族和睦相处,从未发生过涉及民族因素的群体性事件。主要的原因,就是民族团结抓得实。比如,延边州在全国最早开展“民族团结宣传月”,最早提出“要像爱护眼睛一样爱护民族团结”的口号,提出“抓好民族团结是本职,不重视民族团结是失职,不会抓、抓不好是不称职”的工作要求。长期的努力,换来各民族群众互敬互爱、互帮互助的喜人成果。比如,一个普通的朝鲜族个体户韩哲范,16年来凭一己之力收养朝鲜族、汉族儿童和孤寡老人及残障人员90名,谱写了一曲感人肺腑的民族大爱之歌。民族团结融进了延边各族群众的内心深处、血液之中。

  延边民族团结的成功经验,给我们的一个重要启示就是,民族团结工作要多渠道推进,特别是要走群众路线。目前主要有三种模式:官方模式,就是党和政府主导的民族团结进步宣传、教育、创建、表彰等活动;半官方模式,就是通过基层组织和引导社区、企业等开展工作;民间模式,就是通过群众开展工作。事实证明,后两种方式,与群众的隔阂少、距离小,更容易被群众接受,但用得比较少。为此,今后要更加重视后两种模式,发动群众积极参与。有五类群众应广泛动员。一是老党员、老干部、老军人、老模范。这些人有群众工作经验,同时有威望有威信,搞民族团结得心应手。朝鲜族退伍干部、延边军分区原副司令员金文元,退休后团结带领安图县大成村各族村民走出一条共同富裕之路,就是典型例子。二是民族宗教代表人士。特别在民族聚居区和宗教氛围较浓的地方,民族宗教人士的作用不可替代。三是企业家。有两个途径,要么直接抓好企业的民族团结,要么帮扶民族地区,间接促进民族团结。四是专业技术人员,如教师、医生、农技师、司机等。新疆哈密拱拜湾二堡村村医刘玉莲为维吾尔族群众看病46年,乌鲁木齐珍宝巴士70路司机谷祥峰7年来为大浦沟108户维吾尔等各族群众义务送水、代买东西、接送孩子上学,深受当地群众爱戴。五是社会知名人士,请他们参与民族团结工作,影响更大,效果更好。古人云:“求木之长者,必固其根本;欲流之远者,必浚其泉源。”具体工作做实了,基础打牢了,民族团结才可能成为参天大树、滔滔江河。

  三、加强“四个认同”宣传教育,要换位思考、把握心理,从群众易接受的角度开展工作,为维护团结稳定统一的大局奠定思想和认识基础。

  我们在延边了解到,州委、州政府着力用“爱党、爱国、爱家乡”的理念凝聚民族团结正能量,以干部和青少年为重点,多渠道、多形式开展民族理论政策宣传教育。党校安排民族理论教学课程,中小学开设民族团结课程,新闻媒体常年开展典型事迹宣传,在全社会构筑起热爱祖国、加强团结、抵御渗透的思想防线。“三个离不开”和“五个认同”(延边在“四个认同”之外加上一个“对中国共产党的认同”)思想深入人心,已成为延边各族人民的高度共识和自觉行动。延边的做法和效果,是边疆民族地区“四个认同”宣传教育的成功典范。

  群众是真正的铜墙铁壁。各族群众打心底有了“四个认同”,才是团结统一的长久之策、万全之计。道理很简单,难在如何通过行动,让“四个认同”产生效果。我们认为,关键是站在各族群众的角度,看他们是否愿意接受,能否真心接受。否则,一厢情愿喊口号,灌输式、说教式宣传,可能适得其反。在此基础上,应在两个方面下功夫:一方面是多增加超民族的因素。超民族的因素,过去发挥作用的是党中央、毛主席、共产主义等,现在更多的是党、国家、社会、公民,以及一些现代理念,比如民主、法治、人权等。超民族的因素跳出了民族意识的局限,往往更容易为各民族所接受。另一方面,在主流文化中更多体现少数民族因素。过去,清朝在北京修喇嘛庙,在承德修外八庙,目的就是增加感情,争取人心,增进认同。颐和园万寿山现已恢复了毁弃的藏式寺庙建筑,这是一件好事。当前更重要的,是在各种文化节目、现代传媒中更多出现少数民族元素。比如,中央电视台主要节目,甚至新闻联播等,能不能出现更多的少数民族主持人?中央电视台能不能搞专门的少数民族频道?一些非民族题材的影视剧,能不能像美国大片白人、黑人、亚裔、拉丁裔面孔一起出现一样,出现更多少数民族面孔、形象、场景和故事?我们认为,通过这些元素,“四个认同”将不再是抽象的、空洞的,而是具体的、实在的。长期的潜移默化,必定会收到集腋成裘、滴水穿石的效果。

  四、从尊重群众感情的角度加强少数民族干部工作,坚持大力培养、大胆选拔、充分信任、放手使用,使其更好发挥桥梁纽带作用。

   辽宁、吉林两省高度重视少数民族干部工作。辽宁坚持“同等条件优先使用”的原则,目前全省少数民族干部近2万人,占干部总数的9.16%,高于少数民族人口比重。吉林延边有三点非常突出:一是政策实,专门出台了加快少数民族干部队伍建设的文件。二是比例高,全州少数民族干部比例已经达到45.6%,超过人口9.1个百分点。三是担重任,延边8个市县中,有4个市县委书记是朝鲜族。我们认为,两省的做法,充分体现了我们党对少数民族干部大力培养、大胆选拔、充分信任、放手使用的方针。两省的民族团结进步事业60多年来一直成绩斐然,少数民族干部的大力培养使用是一条重要经验。

  “为治之要,莫先于用人”。我们也常讲,培养选拔使用少数民族干部是管长远、管根本的大事。少数民族干部在少数民族群众心中的地位不可缺少。少数民族干部是否被信任、重用,往往被群众看成本民族是否被信任、重用。少数民族干部所起的作用不可替代。有些事让他们出面办,有些话让他们出面说,往往事半功倍。这个道理大家都懂,但目前在个别地区,还是出现了不信任不重用少数民族干部、少数民族群众意见比较大的情况。解决这个问题,我们认为,关键要做好三点:一是重用,就是让更多德才兼备的少数民族干部做书记、做一把手。云南的迪庆藏族自治州,四川的木里藏族自治县,长期以来包括“3·14”以来一直很稳定,一条重要经验,就是州、县书记都是少数民族。二是厚待,以适当方式解决好待遇问题。安排一个人,影响一大片,带动更多干部群众站在党和政府一边。三是宽容,鼓励少数民族干部更加密切地联系本民族群众,多反映本民族的困难,多替本民族群众说话,不轻易扣“民族情绪”的大帽子,避免出现脱离群众的“贵族化”倾向,没有威信、不起作用的“花瓶化”倾向。怎样培养一大批既在各族群众中有威信,又能与党和政府保持高度一致的少数民族干部,是目前亟待解决的一大难题。

  五、让各族干部群众认识到“双语”教育的重要性、迫切性,通过形式多样的教学方式,让“双语”教育成为促进各民族交往交流、提高民族教育质量、传承民族文化的有效途径。

  延吉市中央小学是一所朝鲜族学校,“双语”教育让人印象深刻:一是教学思路清晰,就是“精化朝语、强化汉语、优化外语”。二是办学条件一流。教学大楼气势雄伟,各种现代化、多媒体教室一应俱全,还有全州唯一的朝鲜族舞蹈厅,面积达1500平方米。三是“双语”师资强。有省特级教师1名,省州优秀教师5名,省州骨干教师14名,50岁以下教师全有普通话等级证书。四是传统文化教育突出。大力加强朝鲜族传统文化教育,以“艺术之花”著称的该校图们江儿童艺术团,多次赴国外、境外参赛、演出。学校不仅吸引了朝鲜族学生,大批汉族家长也把孩子送来学习。我们还了解到,在延边,经常出现汉族学校考试状元是朝鲜族,朝鲜族学校考试状元是汉族的情况,这反映了延边州的“双语”教育为朝、汉各族群众理解、认可,达到了一种比较理想的状态。

  对照延边州特别是延吉中央小学的“双语”教育模式,我们认为,在民族地区搞好“双语”教育,除了加大投入力度、加强师资培训、提高教学质量之外,还应做好以下工作:一是让各族干部群众从内心深处认识到学习汉语的重要性、紧迫性。内心认可了、接受了,才能增强积极性、主动性,真正收到效果。二是“双语”教育不能变成单向的汉语教育,应尽可能在汉族学生中开设当地少数民族语言文字课程。这既可有力回击敌对势力对我们所谓“文化同化”的攻击,更有利于各族青少年之间增进了解、彼此尊重。三是有条件的地方,“双语”教育可改名为“三语”教育,开展民族语、汉语、外语三种语文教学。这可让各族干部群众认识到,“三语”教育目的是掌握更多语言工具,提高学生素质,从而淡化汉语教学的“强化”色彩。四是要与少数民族优秀文化传承相结合,在学习语言文字的同时,加强对民族传统文化艺术的学习、认同和理解,树立民族文化的自信心与自豪感。

(国家民委调研组)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